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赢在前路 爱阅读,每日一文,每天一篇精彩文章!
每天花10分钟阅读一篇文章,一个月有约50000字的阅读量,一年近60万字,专注、执着,每天阅读。
每日一文|学会欣赏 人生才能阴凉处处
每日一文|学会欣赏 人生才能阴凉处处
茫茫人海,滚滚红尘,回眸四望,欣赏是一道绝美的风景,一隅人人渴望、四季相宜、风味独特的景观。学会欣赏,你便懂得享受;学会欣赏,你便拥有快乐;学会欣赏,你便走近幸福;学会欣赏,便成为一个大写的人!欣赏是……
『ZWe2019-03-31
每日一文|日记 海子
每日一文|日记 海子
姐姐,今夜我在德令哈,夜色笼罩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 这是唯一的,最后的,抒情。 我把石头还给石头 今夜青稞只属于她自己 姐姐,今夜我不关心人类,我……
つ、淡定2019-03-08
每日一文|单调产生的快乐 费尔南多.佩索阿
每日一文|单调产生的快乐 费尔南多.佩索阿
大多数的人以其愚笨生活在他们的生活之中,而这一回,愚笨中的智慧更使我惊讶。 显而易见,普通生活的单调是极其可怕的。我在这个普通的餐馆吃中饭,看见柜台后面的厨师,还有右边的老侍者,正在像对待这里所有的客……
蚊子41252019-03-08
每日一文|一个孩子的星星梦 狄更斯
每日一文|一个孩子的星星梦 狄更斯
“从前有一个小男孩,漫步山间田野,四处游荡闲逛,脑子里想着各种各样的事情。他有个姐姐,也是个小孩子,是他形影相随的亲密伙伴。他们常常终日神思遐想,对一切充满好奇。他们惊叹花的美丽,惊叹天空的高远和蔚蓝……
yelinxia2019-03-08
每日一文|父亲最后的回应 叶倾城
每日一文|父亲最后的回应 叶倾城
她七八岁的时候,父亲常带她去大学的露天电影院看电影。开演前几分钟,她忽然跑去买冰棒,买好了一回头,所有的灯都灭了,黑黢黢的场上,无数黑压压的人头和背。试着向记忆里的方向走几步,全没有相关线索。一急,她……
gooobooo2019-03-08
每日一文|还记得十六岁时的梦想吗 艾明雅
每日一文|还记得十六岁时的梦想吗 艾明雅
无论当年的你是想做一个三毛,还是做一个亦舒,或者是做一个无疆行者写看不懂的文字,或者是当一个艺术大师画看不懂的画,或者是做一个花样游泳队的金牌队员……随便什么,我敢肯定你的梦想绝对不是十年后仅仅在某个……
lhserver2019-03-08
每日一文|巴蒂斯特太太 莫泊桑
每日一文|巴蒂斯特太太 莫泊桑
我走进卢班车站的候车室,第一眼是看钟。我还得等候两小时又十分钟才能乘上到巴黎去的快车。 我突然觉得很累,仿佛刚走了十法里路;我朝周围扫了一眼,好像要在四面墙上找出消磨时光的方法似的;随后我退了出来,在……
zhoujingli2019-03-08
每日一文|虐猫 汪曾祺
每日一文|虐猫 汪曾祺
李小斌、顾小勤、张小涌、徐小进都住在九号楼七门。他们从小一块长大,在一个幼儿园,又读一个小学,都是三年级。李小斌的爸爸是走资派。顾小勤、张小涌、徐小进家里大人都是造反派。顾小勤、张小涌、徐小进不管这些……
vinchow2019-03-08
每日一文|毕业生 余杰
每日一文|毕业生 余杰
北大的夏天,只有记忆是潮湿的。我们不是植物,不能在这块土地上生生不息。青春在窗边的风中飘逝了。玻璃做的风铃摔下来,发出最后短暂的呼救声。谁来救我们呢? 水瓶躺在床脚,布满灰尘。大四了,没有人象以前那样……
牵手看日出2019-03-08
每日一文|请给我一个兄弟姐妹 妞妞
每日一文|请给我一个兄弟姐妹 妞妞
有两个字,还不曾认得,就已经感受过。 那时还是个4岁的小男孩,在院里为争秋千和同龄的孩子打架。因为对方高壮,他很快被按到地上打哭了。等他爬起来,一边哭着朝家中跑一边说,你等着,等我让我哥来打扁你。 起……
无敌小乌龟2019-03-08
每日一文|生命的清单 大卫·伊格曼
每日一文|生命的清单 大卫·伊格曼
在来世,你会重新经历一遍你身前的生活。不过这次,所有的事件要重新调整:过去生活中相同的经历和感受都会被放到一起。 你会花两个月时间开着车子在你的房前出来进去,会花七个月的时间享受"性"福。你会沉沉睡上三……
稀罕你哒小脸2019-03-08
每日一文|饺子 梁实秋
每日一文|饺子 梁实秋
“好吃不过饺子,舒服不过倒着。”这是北方乡下的一句俗语。北平城里的人不说这句话。因为北平人过去不说饺子,都说“煮饽饽”,这也许是满洲语。我到了十四岁才知道煮饽饽就是饺子。 北方人,不论贵贱,都以饺子为……
林国开2019-03-08
每日一文|坦白 希区柯克
每日一文|坦白 希区柯克
巴利太太下葬后的一个早晨,巴利独自一人坐在客厅里,满脸不悦地望着挂在对面的油画,那是他太太的画像。 画上,他的太太非常漂亮,这倒不是画家的修饰,海伦的确是位非常漂亮的女人。 巴利抑制住自己的冲动,喝完……
5440429012019-03-08
每日一文|心墙 刘墉
每日一文|心墙 刘墉
小时候,我家四周是一片空旷的田野,我常站在田埂上对别的小朋友说:“田间的那栋房子就是我家,这块田则是我家的院子,你们随时都可以到我家来玩。” 七岁的时候,我搬进城市,院子四周种了些七里香当作围墙,我常……
intelcom2019-03-08
每日一文|当我不在世的时候 屠格涅夫
每日一文|当我不在世的时候 屠格涅夫
当我不在世的时候,当我所有的一切都化为灰烬的时候,你啊,我唯一的朋友;你啊,我曾那样深情地和那样温存地爱过的人;你啊,想必会比我活得更长时间,但你可不要到我的坟墓上去……你在那儿是无事可做的。 请不要……
①嗰人、K歌2019-03-08

符号|小黑屋|导航| 建议|赞助 |津ICP备14002088号

本站始建于2014年5月1日。 |衡天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