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前 路 爱阅读,每日一文,每天一篇精彩文章!
每天花10分钟阅读一篇文章,一个月有约50000字的阅读量,一年近60万字,专注、执着,每天阅读。
每日一文|超车 星新一
每日一文|超车 星新一
灿烂的阳光下,高速公路向远处延伸着。有位男子驾驶着最新型的小轿车,向着郊外滑行般地行驶着。新汽车就是好,无论什么地方状态都不错。此刻,他正要去新认识的女孩家中拜访。 “汽车我只开新的!不,不单单是汽车……
djydf2018-07-17
每日一文|失去朋友 亦舒
每日一文|失去朋友 亦舒
一般来说,友人一添孩子,该名友人,便可在通讯录中剔除。 许有例外,但绝大多数,他再也匀不出时间应酬朋友。 那小家伙无处不在,努力扫兴。 通五分钟电话,都听到婴儿在一旁波波作声,企图夺得全副注意力。 识……
dazeyouxia2018-07-17
每日一文|死镜 博尔赫斯
每日一文|死镜 博尔赫斯
博尔赫斯邀请了法国大批评家罗朗·巴尔特到他隐居的乡间别墅来帮助他解决一个“具有巨大文学批评重要性的理论问题”。巴尔特如约在下午五时到达,双方互致仰慕相见恨晚之情后,博尔赫斯请巴尔特看他刚写好的一篇小说……
fendouai2018-07-17
每日一文|城市 雷.布雷德伯里
每日一文|城市 雷.布雷德伯里
这座城市已经等待了两万年。 行星在太空中穿行,田野里的花开了又败,城市依旧等待着;行星上的江河水涨水落,终化尘埃,城市依然等待着;曾经年少轻狂的风变的老成宁静,只剩下曾被撕裂的云朵白茫茫地飘散在空中,……
dzmaster2018-07-17
每日一文|中年是下午茶 董桥
每日一文|中年是下午茶 董桥
中年最是尴尬,天没亮就睡不着的年龄,只会感慨不会感动的年龄,只有哀愁没有愤怒的年龄。中年是吻女人额头不是吻女人嘴唇的年龄,是用浓咖啡服食胃药的年龄。中年是下午茶,忘了童年的早餐吃的是稀饭还是馒头;青年……
humancom2018-07-17
每日一文|要求特别多的餐厅 宫泽贤治
每日一文|要求特别多的餐厅 宫泽贤治
两个年轻的绅士,从头到脚一身英国士兵的装束,肩上扛着亮晶晶的猎枪,身后跟着两只白熊一般大的猎狗,走在深山小径,踏着沙沙作响的落叶,边走边谈着话。 “整个说来,这一带的山都不行啦。连一只鸟一头兽都找不到……
com982018-07-17
每日一文|女巫的面包 欧.亨利
每日一文|女巫的面包 欧.亨利
玛莎·米查姆小姐是街角上那家小面包店的老板娘(那种店铺门口有三级台阶,你推门进去时,门上的小铃就会响起来)。 玛莎小姐今年四十岁了,她有两千元的银行存款,两枚假牙和一颗多情的心.错过婚的女人真不少,但……
taobaoxuan2018-07-17
每日一文|太贵了 列夫.托尔斯泰
每日一文|太贵了 列夫.托尔斯泰
地中海海滨有一个小小的王国,叫华纳哥,人口只有7000人。这个弹丸小国也有一个真正的国王。 这个小国也征税,烟草税啦,酒类税啦,人头税啦,等等。尽管那里的人也像别国人民一样抽烟喝酒,可是由于人口实在太少,……
6700793402018-07-17
每日一文|德拉库拉伯爵 伍迪.艾伦
每日一文|德拉库拉伯爵 伍迪.艾伦
特兰西瓦尼亚的某地,妖怪德拉库拉躺在棺材里等待夜色降临。因为万一被太阳照到,就必定让他灰飞烟灭,所以他待在棺材里躲避阳光。棺材里面衬了绸缎,棺盖上有银制的家族名称。然后夜幕降临,出于某种不可思议的本能……
ljj37202018-07-17
每日一文|花,电话,姑娘 安德拉德
每日一文|花,电话,姑娘 安德拉德
有一位姑娘,住处离墓地不远。 这个姑娘有时候就进墓地去,随着送葬的人群一直走到穴边。也许她就这样养成了到墓地散步的习惯。 每天黄昏,她总要到墓地的白色废墟中间去散步,更确切地说,是到那里去游逛,沉湎于……
guaigege2018-07-17
每日一文|梦游症患者 阿尔贝托.莫拉维亚
每日一文|梦游症患者 阿尔贝托.莫拉维亚
我的丈夫是一个游手好闲的人。而我呢,完全相反,整天忙忙碌碌地操劳着。我的职业是律师。不过,说我的丈夫游手好闲也并不确切。是的,我的丈夫无所事事,然而,他可一点儿也不闲着,倒是整天忙得不亦乐乎,他是我所……
①嗰人、K歌2018-07-17
每日一文|琼斯先生的悲惨命运 斯蒂芬.巴特勒.里柯克
每日一文|琼斯先生的悲惨命运 斯蒂芬.巴特勒.
有些人——不是你也不是我,因为我们非常有自制力——而有些人,在拜访别人或晚上与人聊天的时候,总觉得告辞是一件难而又难的事。时间一分接一分地过去,到了拜访者觉得自己真的该走的时候了,他站起来吞吞吐吐地说……
五月兰花开2018-07-17
每日一文|贝壳 席慕容
每日一文|贝壳 席慕容
在海边,我捡起了一枚小小的贝壳。 贝壳很小,却非常坚硬和精致。迥旋的花纹中间有着色泽或深或浅的小点,如果仔细观察的话,在每一个小点周围又有着自成一圈的复杂图样。怪不得古时候的人要用贝壳来做钱币,在我手……
dallor2018-07-17
每日一文|肯肯舞 阿图洛.维万特
每日一文|肯肯舞 阿图洛.维万特
“我开车出去兜兜风,”他对他妻子说:“一、两个钟头左右回来。” 除了花几分钟去邮局或小铺子,他不常出门,总是呆在家里,作些杂事——他妻子叫他作修理先生——此外,虽然很少作,偶尔他也漆房子,他靠这个赚钱……
防守对方的手2018-07-17
每日一文|谁是你的重要他人 毕淑敏
每日一文|谁是你的重要他人 毕淑敏
她是我的音乐老师,那时很年轻,梳着长长的大辫子,有两个很深的酒窝,笑起来十分清丽。当然,她生气的时候酒窝隐没,脸绷得像一块苏打饼干,很是严厉。那时我大约十一岁,个子长得很高,是大队委员。 学校组织“红……
毒蛇花花2018-07-17
  • 我们正是挥霍的年头 你凭什么不快乐
  • 一轮月,一袭梦,却总会惊醒一汪清静
  • 你不来,我怎能舍得离开
  • 不喜欢我就讲出来啊,为什么要欺骗我
  • 但在通往前行的路上,别忘了带上知足的心
  • 让人三分又何难,留有余地心地宽
  • 春风放胆来梳柳,夜雨满人去润花
  • 毕竟谁能在跌得头破血流的时候还要做到高兴

建议|赞助 | |津ICP备14002088号

本站始建于2014年5月1日。 |衡天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