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前 路 爱阅读,每日一文,每天一篇精彩文章!
每天花10分钟阅读一篇文章,一个月有约50000字的阅读量,一年近60万字,专注、执着,每天阅读。
每日一文|盲人看 毕淑敏
每日一文|盲人看 毕淑敏
每逢下学的时候,附近的那所小学,就有稠厚的人群,糊在铁门前,好似风暴前的蚁穴。那是家长等着接各自的孩童回家。 在远离人群的地方,有个人,倚着毛白杨,悄无声地站着,从不张望校门口。直到有一个孩子飞快地……
本来面目2017-09-10
每日一文|如何避免愚蠢的见识 罗素
每日一文|如何避免愚蠢的见识 罗素
怀有各种各样愚蠢的见识乃是人类的通病。要想避免这种通病,并不需要超人的天才。下面提供的几项简单原则,虽然不能保证你不犯任何错误,却可以保证你避免一些可笑的错误。 如果一个问题但凭观察就可以解决的话,就……
tiantian9872017-09-07
每日一文|大地 毕飞宇
每日一文|大地 毕飞宇
在村庄的四周,是大地。某种程度上说,村庄只是海上的一座孤岛。我把大地比喻成海的平面是有依据的,在我的老家,唯一的地貌就是平原,那种广阔的、无垠的、平整的平原。这是横平竖直的平原,每一块土地都一样高,没……
volcanooo2017-09-05
每日一文|别号的用处 周作人
每日一文|别号的用处 周作人
近来做文章的人大抵用真姓名了,但也仍有用别名的,——我自己即是一个,——这个理由据我想来可以分作下列三种。 其一最普通的是怕招怨。古人有言,“怨毒之于人甚矣哉”,现在更不劳重复申明。我的一个朋友寻求……
75lu2017-09-03
每日一文|他们学理工的 刘瑜
每日一文|他们学理工的 刘瑜
我住的公寓很大,是学校的房子,有10个房间,每个房间里住一个人,有男有女。我在这个公寓已经住了三年了,长得让我都不好意思。其他的人来来往往,住半年的、一年的、最多两年的,来无影去无踪,像个传说中的纽约客……
tgbrjbh2017-08-30
每日一文|记张自忠将军 梁实秋
每日一文|记张自忠将军 梁实秋
我与张自忠将军仅有一面之雅,但印象甚深,较之许多常常谋面的人更难令我忘怀。读《传记文学》秦绍文先生的大文,勾起我的回忆,谨为文补充以志景仰。 一九四零年一月我奉命参加国民参政会之华北视察慰劳团,由重……
ゞ蕶℃彽蜩↘2017-08-25
每日一文|惊艳 倪匡
每日一文|惊艳 倪匡
不深入了解才有美好形象。 几乎每一个人,一生之中,都有一次或多次惊艳的经验,一瞥之下,近于窒息,甚至连心跳也有停顿的感觉。自然,那只是极短暂的瞬间,然后,就消失了。大多数情形之下,终此一生,再也没有……
~yee~2017-08-18
每日一文|关于幽闭型小说 王小波
每日一文|关于幽闭型小说 王小波
张爱玲的小说有种不同凡响之处,在于她对女人的生活理解得很深刻。中国有种老女人,面对着年轻的女人,只要后者不是她自己生的,就要想方设法给她罪受:让她干这干那,一刻也不能得闲,干完了又说她干得不好;从早唠……
rxdong2017-08-15
每日一文|时光涂抹的油漆 周玉洁
每日一文|时光涂抹的油漆 周玉洁
在城西我家老屋里,放着一把木质的老圈椅。所谓圈椅是我们那儿的方言,其实那就是一把小户人家的太师椅。 估计打那把太师椅的木匠手艺不精,也或许因为木料的欠缺或是因为贫寒人家用,不必那么精细。所以那太师椅……
vooper2017-08-14
每日一文|星期二晌午 马尔克斯
每日一文|星期二晌午 马尔克斯
火车刚从震得发颤的橘红色岩石的隧道里开出来,就进入了一望无际、两边对称的香蕉林带。这里空气湿润,海风消失得无影无踪。不时从车窗里吹进一股令人窒息得煤烟气。和铁路平行的狭窄的小道上,有几辆牛车拉着一串串……
朱伟2017-08-12
每日一文|狼叔叔 伊塔洛.卡尔维诺
每日一文|狼叔叔 伊塔洛.卡尔维诺
从前有一个馋嘴的女孩。狂欢节那天,老师跟女孩们说:"谁要是做乖孩子,把毛活织完,就给谁炸糕吃。" 这个女孩一点也不会织毛活,就向老师请假,假装去洗手间。她把自己关在洗手间里,睡着了。当她回到教室,别的……
wd19872017-08-09
每日一文|信童传情 欧.亨利
每日一文|信童传情 欧.亨利
在这样的季节,这样的时刻,公园里少有纷至沓来的游客。看来端坐在公园小径边长椅上的年轻姑娘只是凭一时冲动,跑来坐一会儿,赶在前头领略一下早春的景色。 她一动也不动靠在椅子上,在沉思着。脸上流露出的一丝……
六神燕2017-08-08
每日一文|人们为什么不读书了 村上春树
每日一文|人们为什么不读书了 村上春树
和过去相比,去书店的次数好像明显减少了。 为什么不去书店了呢? 理由是自己开始写东西了。看见书店里摆着自己的书总有些难为情,而不摆也不好办。这么着,脚步就彻底远离了书店。 另外也有家里书实在太多的原因……
rkdtsahwch2017-08-07
每日一文|无事此静坐 汪曾祺
每日一文|无事此静坐 汪曾祺
我的外祖父治家整饬,他家的房屋都收拾得很清爽,窗明几净。他有几间空房,檐外有几棵梧桐,室内有木榻、漆桌、藤椅。这是他待客的地方。但是他的客人很少,难得有人来。这几间房子是朝北的,夏天很凉快。南墙挂着一……
mgy20112017-08-05
每日一文|家有名妻 刘海北
每日一文|家有名妻 刘海北
在念高中的时候,有一天大姐命令我画一个女人。 在当时,我的美术成绩高低起伏很大。凡是成绩优异,甚至包括了一次比赛冠军在内的作品,都是大姐代为捉刀的杰作;凡是成绩低的,都是地道的拙作。 我想此时大姐命……
yanze1202017-08-03
热门文章更多
    • 朱光潜:愁来愁去,人生还是那么样一个人生
    • 在你不知道的地方,永远有人在努力
    • 相守源于信任,分离无关手机
    • 时间就像一面镜子,照见你我
    • 开学季骑小黄车,和简书找寻校园趣事——简
    • 2017年一级建造师考前资料 画书重点
    • 最后一城 www.last.city
    • 不好意思,我喝多了。

    建议|赞助 | |津ICP备14002088号

    本站始建于2014年5月1日。 |衡天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